阿沈不是山

希望我们都快乐✨

关于『冬日多寂寥』。

薛洋最后没有回来,晓星尘的确是在梦中梦见了在树上小憩的薛洋,也是在这个梦中同薛洋入眠时又梦见了一觉醒来薛洋醒了。晓星尘从来都活在梦中,他不愿意醒。也许下一个梦是他醒来的时候,也许晓星尘会一直在梦中循环往复。


总而言之,通篇都可以看做是一个梦。也许是自刎的晓星尘的最后一丝碎魂梦见了假如自己知道小友是薛洋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可惜梦太美好,一丝碎魂跟着薛洋梦了八年。直到薛洋身死,梦也就要碎了。


在故事中,他们都深爱彼此。


【晓薛】冬日多寂寥。

释怀星x昏睡洋。

WiFi复活时间线提前。

假如星哥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薛洋。

一句话忘羡注意避雷。


——。


冬日多寂寥,晓星尘原本从不信这些。


“原本我以为若我不说我们之间便会有一辈子的。”


晓星尘这三年很不如意,虽说遇得旧友,倒也伤了枕边人。三年春秋,也叫晓星尘失了那股子仙风道骨,活得染尘不少。他只是凭着一副金光瑶临死前来看薛洋给的药方子吊着他的命,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那年秋天薛洋难得兴起要去买菜,还给自己惹了一身劫难。他本从不在秋日早晨出门,从前的腿伤受不得义城阴湿的气候,尽管晓星尘照顾的很仔细。


宋岚还是常来义庄劝诫晓星尘,他心中大道天下无数,到底还是缺个称心如意的帮手。从前晓星尘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宋岚,如今每每看到薛洋还是毫无要醒来的样子,竟也是无比疏远了他。


“他还未醒,我终是放心不下的。”


人人都道明月清风的晓星尘道长也是个情种,有朝一日也被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勾了心魄去。世间正道,无不惋惜。唯有一人,云深不知处的蓝二公子,曾带着道侣来拜访过晓星尘。


这几年许多人都说晓星尘像极了云深的蓝二公子,都爱上了个魔头,都固执的画地为牢。蓝二夫人也是男子,正是当年风口浪尖上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蓝忘机为他问灵十三载,恰如晓星尘为薛洋舞剑三载时光。


“小师叔,薛洋得伤是好的差不多了。至于为什么迟迟不醒……大抵是心魔所驱。”


薛洋同魏无羡一样,都是鬼修。除了魏无羡本尊,怕是没人能超过薛洋。晓星尘一开始就知道,却还是不戳破,权当小友喜欢这种小把戏罢了。可如今连魏无羡都说了没法子,晓星尘又陷入了无尽迷茫。


他送走了蓝忘机魏无羡,去厨房给薛洋做了一碗酒酿圆子。从前他眼盲,做不得这些。如今好了眼睛便去和兰陵的厨子学,倒也是学了一门不错的手艺。他推开了薛洋屋子的门,将床头放置的昨日份的圆子拿走,用这碗新鲜的取而代之。


“我想你了,我很想薛洋。”


每日的清晨晓星尘都会练剑,从前薛洋最是喜欢瞧着他练剑。薛洋因为鬼修的身份故而周身环绕着一股子阴气,而霜华剑对这些气息都很敏感,晓星尘叫霜华认了薛洋为主。霜华伤不得人,却会伤主。晓星尘也万万没有预料到,薛洋打起了用霜华自刎的心思。


又是一日清晨,晓星尘将薛洋小心翼翼的抱到了院子里,放在那只由他和薛洋一同制成的藤椅上。原本晓星尘是要用灵力做的,可薛洋不依,偏偏要自己动手。


晓星尘熟悉的拿起霜华剑,在薛洋的“面前”耍起了剑花,一整套行云流水的剑法下来也是到了中午。午时太阳极好,晓星尘把薛洋抱在怀里同他一起躺在藤椅上,闻着午后的花香,也是岁月与人都安好。


是夜,晓星尘有一个做了三年的梦。


“你骗我?晓星尘,你居然骗我!”


晓星尘骗了薛洋,也只骗了他这唯一一次。可就是这么一次,叫他忏悔了三年。薛洋拿了霜华自刎,没死,却也在没醒过。若不是金光瑶的药方,他也不知道还能留薛洋多久。但是这药方还能起多久作用,他是不愿去深究的。


从兰陵大街的第一次见面晓星尘就记住了薛洋,薛洋身上有股子别人绝没有的水果糖的味道。跨越三省抓他的时候,晓星尘同他朝夕相处了好些日子,不会认错的。薛洋虽然伤的重,身上血腥浓,却也不妨碍晓星尘认出他来。


一见钟情,应是如此。


“你若恨我便杀了我,阿洋,别不理我。”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跪在薛洋床边失声痛哭了,晓星尘忽然觉得是自己错了。原来济世救人也只是个笑话,修为极高的晓星尘道长却是连心上人都护不住。他有悔,悔在不该入世。或许让他一辈子待在山上,就不会让薛洋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晓星尘有一本画册,是从前薛洋画笔下的他,他一直珍藏在身边。薛洋爱画画,却也只会乱涂涂乱改改,唯独画晓星尘,是极好的模样。画册的最后一页是晓星尘的作品,晓星尘的书法极好,那是薛洋叫他给画册提的字。


“长相思候长相守。”


晓星尘是薛洋的长相思,薛洋是晓星尘的长相守。只不过刚开始薛洋存着耍弄之心,最后也没能戳破这层纸窗户。相守与相思,岁岁长恩爱。


晓星尘给薛洋掖了掖被角,自己躺在了他身旁的空位上,同他相容而眠。这是个美好的夜晚,晓星尘梦见了薛洋。一如三年前,薛洋在树枝上敞开着衣服睡觉,晓星尘笑着飞上了树头温柔的给薛洋穿好了衣服,将他抱回了屋子睡。


“阿洋,阿洋?”


晓星尘醒了,薛洋却不见了。他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屋子外边,却在藤椅上寻到了那个三年不曾张开眼睛的少年人。少年容貌依旧,还更加意气风发些。晓星尘看着他失了神,满是对面的薛洋在朝他笑。


“道长,今日怎的比我还偷懒?快快快,我要看你练剑了。”


冬日没寂寥,汹涌的爱意可以吞没一切孤独。


春归。

魔道晓薛的篇幅真的不多,私心想要放大他们的日常。

薛洋刚被晓星尘捡回来的时候有多虚弱,晓星尘会把他照顾的多好?

薛洋能下地了,可惜腿脚还没好利索,晓星尘会不会婆婆妈妈的约束着他?

薛洋好的差不多了,晓星尘也几次三番试探他,想要知道他会不会离开,薛洋面对晓星尘的试探又会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呢?

晓星尘知道薛洋喜欢甜食之后除了日常给糖还会不会禁不住薛洋撒娇再多给一颗呢,或者说饭菜里会不会刻意多放些糖呢?

晓星尘去夜猎的时候薛洋会不会一边帮他扛剑打下手一边还要去撩拨他呢?

冬日里夜冷,薛洋会不会缠着晓星尘硬要和他挤一张床一个被窝呢?

薛洋的伤好不全了,湿暗天气总要腿伤复发的,晓星尘会不会把他圈在怀里轻声安慰呢?

都会的,他们在另一个平行世界永远在一起了。

置顶。

加粗是重点都是要考的。

 

1⃣️cp指路。

 

魔道:晓薛,忘羡,曦瑶。

 

都是不拆不逆,麻烦逆家对家不要来看我,拜托了。

 

2⃣️cp产出。

 

晓薛短篇一发完:<一发完<

 

晓薛原著向连载:<栖复惊<

 

晓薛古代架空连载:<逆臣<【全R】


晓薛原著向义城扩写:<春归<

 

曦瑶短篇一发完:<一发完<

 

【因为lof不能放合集链接所以链接都是每个合集的第一篇。】

 

3⃣️产粮之不得不说。

 

催更就拉黑,你不让我好过我不让你磕粮。

 

关于晓薛要多说两句:我写的一直都是晓薛 也不觉得自己任何一篇有薛晓的味道 如果真的是写的不明显让你误会了那我道歉删文 但是攻受分明的话希望别来评论逆家 不会写薛晓 这辈子都不写薛晓 麻烦别再给我评论“这个晓星尘像薛晓里的晓星尘”诸如此类的 感谢。

 

另外,平时都是周六更文,也许周日也会更新,节假日一般日更。

 

4⃣️关于扩列。

 

QQ:1782794556。

 

微博:阿沈不是山。

 

小号: @阿沈就是山 

 

5⃣️开心磕粮,美好你我他。

【逆臣R】二。

帝王星x将军洋。

偏执的星寻求和他长相厮守。


——。


小狼小狼,我好爱你。


——。


阿沈有话说:

话不多说,快乐就好。另外,小号不要红心蓝手妈妈打。

xxx。


秋日多露水,义城天气阴,自然多雨多湿气。


薛洋的腿伤总爱在雨天和湿气重的日子复发,这是那年金光瑶清理他的时候落下的伤。虽说晓星尘把他养的极好,却也还是免不了要疼的。


“哎呀~我快要疼死了,道长~”


薛洋老喜欢拿这件事同晓星尘谈条件,百试百灵。每次薛洋一喊疼晓星尘便会马不停蹄的从夜猎之所赶回来,还要用糖哄一哄这位小祖宗。晓星尘对此是乐此不疲,觉得薛洋这样的人会依赖他是件好事情,俩人的关系也能更近些。


但是小祖宗总是欲求不满,这叫晓星尘很难做人。


下辈子带你去北京,因为北京的夜晚从不黑暗。虽然没有星光,但是灯光会代替它,陪你直达天明。


【逆臣R】一。

帝王星x将军洋。

偏执的星寻求和他长相厮守。


——。


“月黑风高夜,春宵良辰时。”


——。


阿沈有话说:

这是第一篇全car的连载,是囚禁梗,大概十五章之内完结。只能说很喜欢偏执霸道的星,当然我的洋也应该被守护!!虽然是以囚禁开篇,但是中间会插入甜甜的过往以及俩人是怎么相遇,洋哥又是怎么被星哥骗到中原来的,等等。至于是HE还是BE现在都不好说,看剧情走向和大家的建议吧。最后希望大家快乐磕粮,共享美好爱情。

透露一个秘密 阿秀要写万字豪车。